氢气医学

​氢是长寿密码

发布时间:2022-07-25本文来源: 氢思语

Hydrogen... Longevity's Missing Link - by Patrick Flanagan MD - Vital Vibe SourceDecember, 1994  January 1995.

氢思语:这是美国一个非主流学者兼商人Patrick Flanagan1994年写的文章,主要是宣传他自己的一个产品,这个产品是使用氧化硅固化氢,他讲了一些故事,也提出一些理论,但是这些理论并没有更多学者的支持,美国有一些人认为这个人就是个骗子,但他的产品这么多年一直都在美国出售。不过在28年前,他提出的一些看法是比较有新颖性的,即使今天我们看这些内容,仍然有值得借鉴的。把这个内容放这里,观点属于Patrick Flanagan,不代表本号观点。介绍他的网站PhiSciences Founded by Dr. G. Patrick Flanagan – Phi Sciences- The Dr. Flanagan Experiments

文章原来题目是Hydrogen... Longevity's Missing Link含义就是长寿丢失的链接:氢。我感觉翻译为“氢是长寿密码”可能更好一些。

发现维生素C诺贝尔奖得主阿尔伯特·森特·哲尔吉称水是所有生命之(6)。水是生命体主要成分,人类倾向于忽略从别处寻找灵丹妙药,如各种草药或营养增加健康和活力延长寿命。

最近关于水的重要性及其在生命系统中的作用的发现可能永远改变我们对水的看法。所有衰老的症状都以各种方式伴随着自由基氧化损伤导致的重要组织的缓慢脱水(22)。无论我们喝多少水,我们似乎都不能减缓重要组织不可避免的对无处不在的液体的饥饿。组织水合作用不仅仅是简单地喝普通的水。组织水和泉水的区别就像牛奶和苹果汁的区别一样。

这是一个科学发现的故事,可能有助于减缓脱水和随后的组织损伤伴随衰老过程。

一、引路人科学大家科安达

帕特里克·弗拉纳根8(15)被认为是电子和化学领域的神童。当他17岁第一次见到罗马尼亚亨利·科安达博士(1885-1972)时,科安达博士正为康涅狄格州斯坦福德的一个科学智库提供咨询。科安达世界上最早提出喷气推进理论的是法国的马克尼上尉和的亨利·科安达。科安达博士被称为流体动力学之父1910年,在美国发明家奥维尔·莱特和威尔伯·莱特首次飞行7年后,科安达设计并制造了人类第一架喷气推进的单翼机,由科安达亲自担任飞行员,依靠自己的力量起飞并飞行。科安达试制过最早的喷气式飞机,并制造出一架原型机。他使用了一种他称之为反应发动机的发动机,但由于他的飞机缺乏公众认可,他气馁了,于是放弃了实验,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为英国人设计了布里斯托战斗机。

科安达博士当时78岁,看起来健康状况特别好。他头脑敏捷,眼睛明亮,就像一个内心充满巨大能量的人一样。在制造世界上第一架喷气式飞机的过程中,科安达博士发现了一种在流体动力学中被称为科安达效应现象。如果没有科安达效应,今天就不会有航天飞机或747喷气式飞机。

在作家兼科学家哈里·斯坦(G. Harry Stine)家中举行的78岁生日派对上,帕特里克告诉科安达博士,他希望自己(帕特里克)78岁时也能保持同样的健康。科安达看着帕特里克说:“帕特里克,等你78岁的时候我们再谈。听到科安达的笑话,每个人都笑了。

几天后,科安达博士邀请帕特里克到他的办公室,告诉特里克一个将会改变他整个人生的秘密。他告诉帕特里克,他花了60多年的时间寻找青春之泉的秘密。他说,人体70%以上是水,而大脑90%是水。他说,水的结构中包含了逆转衰老过程的秘密。

科安达博士开发了测定水结构中不同几何形状的测试方法。他环游世界,找到了五个地方,他称之为异常水。其中两个地方包括巴基斯坦北部喀喇昆仑山脉的罕萨地区和厄瓜多尔的比尔卡比亚地区。长期以来,人类学家一直对生活在这些地区的人比我们其他人衰老得慢这一事实感到着迷。事实上,生活在这些地区的人往往在100岁之后仍然保持健康,没有疾病。有文献记载,男性在100岁以后生孩子。

科安达博士发现,这些地区长寿的秘诀在于它们的水的特殊物理特性。生活在这些地区的人们还声称,水是他们健康长寿的秘密。他发现这种罕萨型水与在其他地方发现的水明显不同。

科安达博士毕生的梦想就是在实验室里重现罕萨水。由于人体平均70%是水,他相信,罕萨人之所以有这么多健康的百岁老人,是因为他们的异常水具有促进健康的特性。

由于他的研究,他能够测试地球各地的水,并可以预测任何特定地区的平均死亡年龄,仅通过测试该地区的水。科安达博士发明了这个表达。喝什么水你就是什么。他说水对健康的影响比任何其他营养物都大。他告诉帕特里克:“弄清楚罕萨型水的秘密,你就可以无限期地延长生命。

有趣的是,另一位法国科学家亚历克西斯·卡雷尔(Alexis Carrel)博士因使鸡心脏细胞存活了34年而获得了诺贝尔奖(316)(氢思语注:Alexis Carrel曾经在1912年因为对于血管以及器官移植的研究,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是美国第一个医学诺贝尔奖获得者,他曾经痴迷于法国卢尔德圣水的研究而饱受争议卡雷尔博士说:“这种细胞是不朽的。只是漂浮的液体()退化了。每隔一段时间补充这种液体,给细胞提供所需的营养,就我们所知,生命的脉动可能会永远持续下去。

科安达博士向Patrick揭示了罕萨型水的特殊特性。有了这些线索,帕特里克开始了他对罕萨水秘密的探索。帕特里克从多次去过罕萨的朋友贝蒂··莫拉莱斯(Betty Lee Morales)那里获得了罕萨水的样本,然后进行了自己的分析。他发现的第一件事是,罕萨的水在许多方面就像蒸馏水。罕萨的水不含我们在山泉或井水中发现的矿物盐。罕萨的水缺乏矿物盐。

帕特里克发现的下一件事是罕萨的水含有一种特殊的胶体形式的微量矿物质。胶体矿物是不溶于水的矿物胶体矿物不像矿物盐那样电离成阴离子和阳离子。虽然胶体矿物是非常常见的矿物类型,但罕萨水中的胶体不同于普通的胶体(47)

胶体矿物非常微小,只有用最强大的显微镜才能看到。它们不是被电离,而是通过一种被称为“zeta电位的现象悬浮在水中。(这是不溶解颗粒的共同特征)

胶体化学的先驱托马斯·里迪克博士说:“齐塔势代表了自然的基本规律,它在所有形式的植物和动物生命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正是这种力量维持着滋养有机体的数十亿循环细胞的离散性。如果齐塔电位很低,毒素就不能被悬浮起来排除,营养物质也不能被悬浮起来运输到细胞中。整个系统都堵塞了。

Patrick发现,罕萨水中的胶体矿物簇比其他胶体矿物更小,具有更高的zeta电位。他还发现罕萨的水含有大量的负电离氢原子负电离的氢原子在普通水中是不存在的(7)

氢思语:负电离氢原子类似活性氢原子,就是说这种天然神水和电解水都使用了同样的故事。)

所有的水都含有带正电荷的氢原子。在普通水中发现的氢质子控制pH值或酸碱平衡(1222)。在罕萨水中发现的带负电荷的氢质子是化学中已知的最强大的电子供体。这些原子是极其强大的自由基清道夫。这些氢离子通常存在于健康生命系统的液体中。

二、发现胶体矿物集群

1983年,帕特里克与妻子盖尔·克里斯托相识并结婚。回到亚利桑那州塞多纳城外山区的新家后,他们建立了一个新的水研究实验室,在那里他们继续探索罕萨水的秘密。

经过一年的共同研究,他们终于成功地重现了罕萨水的异常性质。他们创造了一种新型的胶体矿物簇,这种胶体矿物簇非常小,直径只有50埃。这些矿物质非常小,1600个矿物质可以并排放在一个红细胞上。这些矿物簇以弗拉纳根微簇的名称进行贸易销售。

当这些胶体矿物簇加入到普通蒸馏水中时,会发生一些极其复杂的物理变化,包括:

1)高的zeta电位将水分子吸引到胶体附近,在胶体附近水分子被强极化,形成类似巴克敏斯特富勒的空心笼。编辑注:类似于C60

2)分子的这种顺序降低了水的熵。这意味着吉布斯自由能增加。水中自由能的增加意味着水现在可以更容易地支持化学反应,而且需要比以前更少能量。

3)打破水表面所需的表面张力或能量大大降低。这种被称为润湿的现象依赖于表面张力。表面张力越低,水就越湿润。这意味着水需要更少的能量来润湿物质。

4)胶体矿物簇可以作为负电离氢原子的巨大储存库。(弗拉纳根号的这一发现的最后一部分,是在他们首次能够复制罕萨水中发现的矿物质的十年之后做出的)

罕萨型的水有几个共同点:它们都来自高海拔的山谷,基本的水源来自古老的冰蓝色冰川。因为冰川水是古老的雨水,所以冰川水像蒸馏水一样纯净,不含矿物质。它不像泉水和深井里的水那样含有矿物质盐。

卢瑟福发现质子可以在电子穿过物质时吸收电子。由于87%的宇宙射线是氢质子,这些高海拔冰川可能捕获了大量的氢。当这些宇宙射线穿过冰川时,它们可能在冰川的上层获得了电子。此外,众所周知,氢质子穿过冰晶的速度比任何其他类型的离子快数千倍。宾夕法尼亚大学的Castleman博士发现,氢可以被困在类似于网格穹顶的笼状水结构中(4)。这种网格穹顶状的笼状水结构是由两次诺贝尔奖得主莱纳斯·鲍林在1959年的经典著作《氢键》中首次预测的。

此外,这些水含有少量高zeta电位的胶体矿物簇(7)

帕特里克夫妇发现,罕萨水具有不同于普通水的特殊物理性质。这些性质包括表面张力、粘度、热容和吉布斯自由能。这些物理异常也有助于雪晶体结构的形成。弗拉纳根号的任务是创造与亨萨型水完全相同的水,以便与世界其他地方共享。

帕特里克花了20年时间试图复制萨型水。他试图通过施加来自磁体、电离辐射和非电离辐射、晶体和金字塔的能量场来诱导异常特性。他能够复制罕萨水的一些反常性质,但这些变化只是暂时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改变了的水失去了它们的异常特性。

在他们联合研究的第一年,帕特里克和盖尔发现了科安达博士的异常水的秘密,并创造了第一个实验室模拟罕萨水。经过十年的进一步研究和发展,他们开辟了纳米技术的新领域。它们不仅复制了罕萨水的性质,还使负电离氢原子的数量比罕萨水增加了数百万倍。他们复制了一种只在亨萨型水中发现的胶体矿物簇。这些矿物簇的作用就像微小的磁铁,将水分子吸引到它们的表面,在这个过程中形成了液晶。这些矿物质上的电荷改变了水的性质,从而产生了罕萨水的性质。这些矿物质非常微小,直径只有1012个原子。

一门新兴的科学,被称为原子簇化学,已经表明这种大小范围内的矿物具有其他任何形式的物质所没有的深刻的、不寻常的特性。

当物质缩小到这个尺寸时,电子会在矿物的表面到处移动,而不是像普通胶体上的电子那样局限在局部区域。这些电子云形成zeta电位或负电荷,吸引并组织水分子,形成液晶结构(47)

这种水与在生命系统中发现的水非常相似,而不是在普通矿泉水或自来水中发现的水。这些特殊的矿物质是科安达博士所描述的许多不寻常的水属性的来源。当我们喝普通的水时,我们必须把它转化成细胞水,然后细胞才能使用它。如果我们不能把自来水转化成细胞水的结构,它就会穿过我们的身体,使我们的细胞处于部分脱水状态。自家理论

萨型水中发现的微小矿物簇,以及在帕特里克的实验室中复制的,创造了与生命系统中发现的类似的液晶结构。这些微小的矿物团块几乎可以为与它们接触的所有营养物质提供能量

三、氢的未来研究

除了存在特殊的胶体矿物簇外,罕萨型水还含有负电荷的氢离子,这些氢离子可能被困在笼状结构中。只是在去年1993,弗拉纳根人才能够将水中带负电荷的氢离子提高数百万倍。

众所周知,身体需要氧气才能生存。近年来,氧疗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许多人不知道的是,我们对氢的需要和对氧的需要一样多。氧气在生命系统中燃烧氢,释放出运行我们身体的能量。

研究表明,人体在组织中储存氢(1226)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组织氢的消耗可能会导致衰老过程中的许多症状。这可能会导致亚临床脱水,因为氢似乎在我们的细胞中起着补水的作用

氢消耗的症状可能包括慢性疲劳、抑郁、激素失衡和消化不良。当我们的组织氢气耗尽时,它们会变得僵硬,失去弹性。脱水的肌腱和肌肉更容易撕裂,脱水的骨骼变得脆弱。肺弹性的丧失会导致缺氧。通过补充我们的氢储备,如果这些情况是由氢耗尽引起的,我们也许能够缓解许多。

在已知的宇宙可见物质中,氢占物质的90%,氦占9%所有其他元素只占1%由于氢如此丰富,你可能会认为我们已经知道了关于它的一切,但我们现在才知道它在生命系统中的重要性。

这个词来自希腊语,意思是形成水的物质。事实上,我们都知道水生命之母,是由氢和氧组成的。事实上,水是氢被氧燃烧时形成的。我们身体每天生产大量纯水作为我们新陈代谢的产物。当我们在细胞中燃烧氢时,释放的能量被用来运行我们的身体(1226)

生命系统中含有大量的化学信使,它们携带信息并在新陈代谢中触发事件。总有新的信使被发现。最近发现的化学信使是一氧化氮。它被称为第五信使。很少有人知道的是氢是生命系统的最后信使。

发现维生素C的诺贝尔奖得主Albert Szent-Gyorgyi发现动物体内的组织储存了大量的氢(25)。不同的器官组织吸收的氢量不同。例如,他发现氢凝聚的顺序是:肝>小肠>>>>

肝脏组织储存的氢最多,而脾脏储存的氢最少。鉴于肝脏是人体的第一道防线,需要大量的抗氧化剂来解毒,这一点很有趣。

在寻找衰老过程的原因和年龄逆转的秘密时,氢的运输可能是一个缺失的因素(22)。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的细胞会脱水,细胞氢池也会枯竭。氢保护我们的细胞免受自由基的破坏。几乎所有的长寿研究人员都同意自由基是衰老过程的原因。

在医学一直是一个尚未解决的悖论这是事实氧气是一切生命的源泉也是衰老的主要原因(5)一个巨大的努力正在扩展到找到一个强大的抗氧化剂可能控制组合或逆转细胞氧化自由基的影响。

氢可能是生命方程式中缺失的那一半。正是氢保护我们的细胞免受氧化自由基的伤害,并在它被氧燃烧时为细胞提供能量,这是等式的另一半(2226)

所有抗氧化剂的共同之处在于它们都是氢的供体。氢是终极抗氧化剂。氢也是产生ATP所需的质子的来源。(:ATP或三磷酸腺苷是一种生化能量电池,几乎提供人体所需的所有能量(121322)。我们吃食物的目的最终是创造ATP,它可以被称为生命的货币)

氢是科学上已知的最轻、最小的元素。我们现在知道每人每天要用半磅纯氢来生产ATP。我们都听说过生物学中的碳循环。碳循环是植物利用阳光和水来制造碳水化合物和其他食物的过程。然后这些食物被动物用作食物,它们燃烧植物产生的食物。动物呼出二氧化碳气体,然后被植物吸收。然后,植物利用这些碳来制造更多的碳水化合物、蛋白质和脂类(脂肪),然后这些碳水化合物、蛋白质和脂类(脂肪)作为动物的食物。

碳循环实际上可以被重新命名为氢循环植物能够利用太阳的红外光将水分解成氢和氧。植物向大气中呼出氧气,并向碳中加入氢,从而生成碳水化合物、蛋白质和脂类。某些光合细菌如蓝藻就可以利用光线直接合成氢气,科学家们成功地借助这种方式制造氢气。释放出来的氢气可以用来发电和驱动汽车!

植物通过将氢附着在碳原子上制造碳水化合物、蛋白质和脂质,就像帽架上的帽子一样。碳水化合物含有等量的碳、氢和氧。可以说,滋养人体的食物都是氢的主要来源。可以看到生命周期本质上是一个氢循环。氢气燃烧是生命的密码

碳水化合物、蛋白质和脂质中释放的游离氢通过一种被称为氢穿梭的过程被供氢体带入线粒体,在这个过程中,它们被用来制造ATP。在这个过程中,氢被氧气燃烧,释放能量。氢燃烧的最终产物是水。这些多余的水分被排出体外,最终被植物吸收,并通过光合作用分解成更多的碳水化合物、蛋白质和脂类。

虽然为了揭示氢循环的基础,上述生物过程被过度简化,但我们可以看到,生命的能量是由燃烧氢控制的。

Albert Szent-Gyorgyi在他的书《生命的状态》中说:“把氢附着在分子上意味着给它提供能量。因为在氢中,电子和质子是松散耦合的,通过连接一个氢,我们实际上连接了一个电子。

在生物系统中,氢和电子是成对移动的。当这种组合遇到一个带正电的破坏细胞的自由基时,氢可能会与自由基反应并中和它,这样就不会发生进一步的细胞损伤。

氢可能是终极抗氧化剂。由于他们的发现,帕特里克和盖尔·克里斯托·弗拉纳根每天都在消耗大量带负电荷的氢离子。他们的新运输系统可以让氢进入细胞,而不需要先附着在食物上。这些氢离子可以作为自由基清除剂,也可以用于产生ATP

由于氢键是将DNA双螺旋中的分子粘合在一起的胶水,弗拉纳根认为这些氢键可以被激活和激活。众所周知,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DNA螺旋盘绕得越来越紧,失去了灵活性。据推测,DNA线圈的收缩可能会减少我们细胞分裂的次数(2226)。目前,我们的细胞在停止繁殖前只能分裂大约50次。

如果我们能够通过激活DNA氢键来放松DNA螺旋,这可能会对我们增加细胞再生的能力产生深远的影响。DNA螺旋漂浮在水中,因此是水合的。随着老化螺旋的收紧可能反映了随着老化氢池的损失。通过恢复氢池的充足供应,这些螺旋可能会自然放松,重新获得刺激细胞繁殖的能力(2226)

 

作者帕特里克·弗拉纳根主要从事生物物理领域的研究,他很早就开始了他漫长的科研生涯。14岁时,他发明了神经听器的专利,使许多聋人能够听到声音17岁时,他被《生活》杂志评为美国最重要的年轻科学家之一。作为一名自学成才的学生,他选择与杰出的科学家合作作为导师,通常是政府的顾问,而不是遵循传统的学术道路获得更高的学位。为了表彰他的200多项发明以及Patrick和他的妻子Gael Crystal Flanagan在医疗保健方面的重大进步,他和Gael被斯里兰卡总统在世界医学大会上亲自介绍的替代医学大学(M.A.)授予医学学位。弗拉纳根人认为微簇是他们一生中最重要的发现。1994314日,斯里兰卡替代医学研究所主席Anton Jayasuriya教授致信PatrickGael Flanagan,对他们的工作表示祝贺,称其为他们的伟大发现。他说他已经提议将他们关于水的研究提交给瑞典的诺贝尔委员会。

亨利·科安达博士,78岁,流体动力学之父,第一架喷气式飞机的发明者,与18岁的帕特里克·弗拉纳根在康涅狄格州斯坦福德的Huyck研究实验室合作,作为美国政府的顾问。研究了罕萨人用水的性质,以了解他们长寿和低发病率的秘密。他主动提出把他的所有发现都交给帕特里克,这使帕特里克得以继续研究,后来又和盖尔一起,发现了使罕萨水独特的带负电荷的纳米胶体。

 

参考文献

1) Barton, L, Ledebur C, Rice A, R Roselund, S, Schick S, White, M, and Noland D.  Are There Differences in the Life Energy value of Certified Raw & Cooked Organic Foods Versus Nonorganic Raw & Cooked Foods? Abstract for the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Student Science Research, 1998 Volume.

2) Carlisle EM. A Silicon Requirement for Normal Skull Formation in Chicks. Journal of Nutrition 1980; 110:352-9.

3) Carrel A. Tissue Cultur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1984;252: I ;44-45.

4) Castleman AW, Jr. Clusters of Water and Other Molecules: Structures and Reaction Dynamics. Proceedings Nationl Meeting of the Chemical Society of Japan, Tokyo 1985; April;1836-39.

5) Dean W, Fowkes SW. Mitochondrial Nutrition, Aging and Cognition. Smart Drug News. Menlo Park, CA. Publisher, Cognitive Enhancement Research Institute 1996;5:2;1-7

6) Edsall JT. Albert Szent-Gyorgi (1893-1986). Nature 1986; December; 324:6096, 409.

7) Flanagan P Flanagan GC. Elixer of the Ageless Liquid Crystal Water Electro-Colloidal Mineral Concentrate 2nd ed. Flagstaff AZ. Vortex Press; 1986.

8) Gauyacq JP. Dynamics of Negative Ions. Riveredge, NJ. World Scientific Publishing; 1987.

9) Glickman I. Clinical Periodontology 4th ed. Philadelphia, PA. WB Saunders Company; 1972:77-115185-21 7291-327.

10) Imats R. Applications of the 科安达 Effect. Scientific American 1966; June.

11) Kaufman K. Silica: The Forgotten Nutrient. Burnaby, B. C. Canada; Alive Books; 1990.

12) Lehninger AL, Nelson DL, Cox MM. Bioenergetics and Metabolism. In: Principles of Biochemistry 2nd ed. New York, NY: Worth Publishing; 1993.

13) Leninger AL, Reynafarje B, Alexandre A, Villalobo A. Respiration Coupled [1+ Ejection by Mitochondria. Ann NY Acad Sci 1980;34 1:585-592.

14) Marlow BJ. The Sedimentation Potential of Aqueous Electrolytes.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mherst, Massachusetts, Thesis, 1983.

15) Moeser, W.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Young Men and Women in the United States. Whiz Kid, Hands Down. Life 1962, Sept; 69.

16) Moseley J. Alexis Carrel, The Man Unknown. Journey of an idea.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1 980;244: 10; 1119-21.

17) Pauling L. The Nature of the Chemical Bond and the Structure of Molecules and Crystals; An Introduction to Modem Structural Chemistry 3rd ed. Ithica, New York: Cornell Univ. Press; 1960.

18) Robinovich MR. Dental and Periodontal Infection. In Sherris JC, ed. Medical Microbiology-An Introduction to Infectious Diseases, 2nd ed. New York, NY: Elsevier Science Publishing Co, Inc;1990:823-829.

19) Roujon L. Vincent Bio-Electronics Theory and Application. Sibev, Doktorasse 8, 5963 Wenden, 4 Ottfingen, Germany.

20) Schneider J. Silica: A vital element for good health. Focus on Nutrition No.10. Journal of Health and Nutrition 1990.

21) Seaborn CD, Neilson, FH. Silicon: A Nutritional Beneficence for Bones, Brains, and Blood Vessels. Nutrition Today 1993; July.

22) Shirahata S, Kabayama S, Nakano M, Miura T, Kusumoto K, Gotoh M, et al. Electrolyzed-Reduced Water Scavenges Active Oxygen Species and Protects DNA from Oxidative Damage. Biochemical and Biophysical Research Communications 1997234:1 ;269-274. 23) Skulachev VP The Laws of Cell Energetics. Eur J Biochem 1992;208:203-209.

24) Sulek K. Nobel Prize for A. Carrel in 1912 for his work on vascular sutures and transplantation of vessels and tissues. Wiad Lek 1967;20:15;1497.

25) Sulek K. Nobel Prize for Albert Szent-Gyorgyi in 1937 for Studies on the Metabolic Processes, Particularly of Vitamin C and Catalysis of Fumaric Acid. Wiad Lek 1968:21:10; 911.

26) Wallace DC. Mitochondrial DNA in Aging and Disease. Scientific American, New York, NY Scientific American Inc., August 1997; 40-47.



 

已到最后一页